Category Archives: 生命見證

寬恕的境界

寬恕的境界

1994 年,一個南非白人—格里高開始成天生活在不安中,因為這一年,他曾看守了27 年的要犯曼德拉順利當選為南非總統。

格里高常常回想起自己對曼德拉的種種虐待。那是在蠻荒的羅本島上,到處是海豹、毒蛇和其他危險動物;曼德拉被關在牢房裡,白天要去採石頭,有時還要下到冰冷的海裡撈海帶,夜晚則被限制一切自由。因為曼德拉是政治要犯,格里高和其他兩位同事經常侮辱他,動不動就用鐵揪痛毆他,甚至還故意往飯裡撥汗水,強迫他吃下……。

到了1994 年5月,格里高和他的兩個同事收到了曼德拉親自簽署的就職儀式邀請函,三人只能硬著頭皮去參加。就職儀式上,年邁的曼德拉起身致詞:「能夠接待這麼多尊貴的客人,我深感榮幸,可是更讓我高興的是,當年陪伴我在羅本島度過艱難歲月的三位獄警也來到了現場。」隨即,他把格里高等三人介紹給大家,並逐一與他們擁抱。

「我年輕時性子急、脾氣暴,在獄中,正是在他們三位的幫助下,我才學會了控制情緒……。」曼德拉這一番出人意料的話,讓虐待了他27年的三人無地自容,更讓所有在場的人肅然起敬;人群中爆發出經久不息的掌聲。

儀式結束後,曼德拉再次走到格里高的身邊,平靜地說:「在走出囚室,經過通往自由的監獄大門那一刻,我已經清楚,如果自己不能把悲傷和怨恨留在身後,那麼我其實仍在獄中。」格里高禁不住淚流滿面,那一刻他終於明白,告別仇恨的最佳方式是寬恕。

偉大的靈魂,因為寬恕,而擁有自由的心。
寬恕,是一種選擇,你心裡還有「恨」嗎?別把自己關在「恨」的牢籠裡,你的選擇是什麼呢?

末日預言(天父與耶穌的愛)

憂傷痛悔的祝福 ─韓國平壤大復興的故事 (下) /馬玉玲

<!– 宣教士及歷史學者為許多復興留下了一些珍貴的紀錄,我們可以讀到一頁頁感人的故事,但上帝復興的主權,祂復興的法則是什麼呢?啟動平壤百年復興的關鍵又是什麼?那是一個十分艱難的功課……–><!–

–>

憂傷痛悔的祝福
─韓國平壤大復興的故事 (下)
馬玉玲
 
 

韓國平壤大復興的故事 (下)
   宣教士及歷史學者為許多復興留下了一些珍貴的紀錄,我們可以讀到一頁頁感人的故事,但上帝復興的主權,祂復興的法則是什麼呢?啟動平壤百年復興的關鍵又是什麼?那是一個十分艱難的功課……

   瑪士宣教士在1866年8月殉道的情境最近常在我的腦海中出現,就是當他抱著許多中文聖經,狼狽地涉水下船,來到一個軍官面前,舉手要將聖經塞給他的那一剎那,他們將他殺了……「偉大宣教之愛對照無知的仇恨」令人心酸且痛心。
楔子─生命的子粒
   那天在心碎的大同江邊, 11歲的黃明大(譯名)和他的叔叔看到了湯瑪士殉道的經過,湯瑪士臨終前高喊:「耶穌!耶穌!」他們當時不瞭解那是什麼意思,回

家前隨手撿起了三本湯瑪士丟出來的聖經。
      崔致良(譯名)也撿起了聖經,但他知道這是一本禁書,就將聖經交給了擔任平壤監廳警備的樸永植(譯名)。樸永植沒有當場燒毀它,反而將聖經帶回了家,將聖經內頁一張張撕下,塗上了漿糊貼在牆上當壁紙,感謝神,「壁紙聖經」最後讓樸永植信了主,而交聖經給他又經常到他家串門子的崔致良也歸信了基督。
   那位撿聖經的少年後來成為大同江邊「眺望

▲1914年主日學聚會一景。

裏教會」的會友,而崔致良成為平壤「外野村教會」的長老。那間貼壁紙聖經的房子,後來成為平壤第一間教會,就是1907年平壤大復興發源地──「章臺硯教會」的前身。
1893年宣教士馬布三悅在平壤一帶巡迴建立教會,他發現許多湧進教會的人中,有不少人是因為當年拿到湯瑪士所丟擲的聖經而信主的。奇哉!全能的上帝,湯瑪士生命的種子開花又結果了……

▲1914年駐韓宣教士年度聚會  宣教士成為復興的推手。
  1876年,也就是距離湯姆士殉道的十年後,兩位蘇格蘭宣教士在中國滿州為第一位朝鮮基督徒受洗,並開始進行翻譯朝鮮文聖經的工作,終於在1882年出版了朝鮮文的新約聖經。而在平壤大復興前的二十年裡,多達四十多種流通朝鮮的漢字基督教小冊子,也為大復興修平了道路,這些小冊子十分適合儒家文化的朝鮮及中國。朝鮮一直到1882年開始與外國建交後,才不再逼害傳教者。

饒恕─復興前的功課
   1875年日本開始有計劃地侵略朝鮮,發動雲揚號砲擊江華島,1876年簽訂了《江華條約》;十九世紀末期的朝鮮,政權腐敗,地方官吏貪斂苛求,外商勢力入侵,農民負擔加重,1894年發生大批的東學農民運動,這是一股強烈社會改革的期望,也是反對外國勢力入侵,尤其日本介入的巨大反抗。朝鮮無力平息民亂,遂引進清、日勢力協助,但當東學軍隊全面撤退後,清、日軍卻無意退出,更可笑的是,兩軍啟戰端戰場卻在朝鮮,而清日戰後,日本非但未從朝鮮撤軍,反而兵力進駐韓皇宮「景福宮」監視朝鮮國王,公然干預內政。
   進入二十世紀,1904年(大復興前三年),日本與俄國在朝鮮半島形成新的權力角逐,不久發生的日俄戰爭,又是在朝鮮打;大批日軍從滿州移師朝鮮境內,進駐各城鎮,一些無法無天的日本人,竟然四處欺凌無辜的朝鮮人,宣教士記述這段歷史「朝鮮盡是傷透心的百姓,儘管舊日政府腐敗,但如今政府多半受外人控制,他們悲傷,為國潸然淚下,叫人心酸」。

   國家百姓受凌辱,一股強烈的民族意識─「寧死不為奴」的反抗意志於是洶湧四起。根據正史記載,基督教對知識份子的政治教育運動影響極大,因為教會在傳教之餘,也鼓吹自由民主思想,當時最活躍的「獨立協會」組織,大力鼓吹國家自主獨立及民主思想,也批判政府施政,防杜貪官專橫,這個組織的核心人物全是基督徒。比起民初的中國將基督教當作帝國主義的打手;當朝鮮的愛國主義興起,朝鮮的教會倒成了國家的希望。
▲日據時代日韓小孩同處一村。

   但這時難題來了,當朝鮮人義憤填膺時,教會要站起來宣揚愛與寬恕,甚至饒恕你的敵人,是需要何等的智慧與勇氣,因此有被批為叛國賊,也有生命受威脅的。另外,從美返國一群自稱為基督徒的年輕人,轉述一些美國道德墮落、不敬虔的反見證,也讓人們對西國宣教士的領導產生不信任,因此當外在情勢狂風巨浪,當人民極度仇恨日本人,當人們對領導同工愈見冷淡,他們不再喜歡聽愛與饒恕的信息,這也正中撒但的詭計……
痛悔─1907冬季查經禱告
   1906年的冬天,在平壤的宣教士們意識到危機越來越嚴重,他們要怎麼辦呢?宣教士們什麼都不能做,只能每週聚集查經禱告,尋求上帝的面。
   在這之前,根據監理會神學大學李德柱教授(音譯)參考史料所述,最早在1903年的禱告會中,聖靈讓當時的講員─宣教士哈迪博士(Robert Hardie)對與會的宣教士們公開流淚懺悔:「其實我的心沒有真正愛朝鮮人,每時每刻我都認為我比朝鮮人更優越,我倚靠醫學院畢業的學歷過於倚靠聖靈,見到朝鮮人的時候我就覺得他們很不乾淨,認為他們的飲食和文化都是未開化的,我的心裡充滿著這樣的驕傲。」他將驕傲、心靈剛硬、信心不足等罪在眾人面前悔改,韓國人心中一向認為西國宣教士崇高無比,但哈迪竟然如此謙卑地悔改,這帶給韓國信徒極大的衝擊,也成為平壤大復興的起始點。

▲朝鮮教會與會眾。

  1907年1月12日(週六)開始,宣教士威廉‧布雷爾(W. N. Blair)在平壤的長老會和監理會的查經會中分享信息。他以哥林多前書十二章27節「你們就是基督的身子,並且各自作肢體」,跟會眾分享主內肢體的信息─教會中若起爭執,好比身體受傷一樣。「一個肢體受苦,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」一個弟兄心存仇恨,不但傷害全教會,也給教會的頭(基督)帶來痛苦。會後有些人

痛苦承認他對人缺乏愛,尤其是日本人。但是第二天晚上的聚會卻異常冷淡,死氣沉沉,好像撒但壓倒了整個會眾,阻擋了禱告的上達,吉鮮宙長老甚至對會眾說:「你們都死了嗎?」他和宣教士們都認為這個查經會不能就這樣結束,所以在14日(週一)中午,宣教士們再次聚集在神面前懇切的禱告,他們緊緊纏著神直到祂願意賜下祝福,果然當天晚上的聚會大得釋放。
   那天布魯斯‧亨特(William B. Hunt)傳講信息之後,李吉函牧師(音譯)來到講臺上請會眾同聲開口禱告,會眾同心禱告、靈裡和諧,全場的禱告聲如泉水滑落,並直達上帝的寶座。如使徒行傳記著五旬節聖靈降臨一樣:「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,好像一陣大風吹過,充滿了他們所坐的房子。」那個夜晚,聖靈進入會場,禱告中傳來陣陣哭泣聲,不多時,全會眾都哭了起來。
   吉鮮宙長老在會眾面前悔改說:「我是個很壞的人,因為我,神不能賜福給我們。一年前我的朋友臨終時對我說:『吉長老,我要離開世界了,請你照顧我的妻小。』我就回答他:『我會的,你不要擔心。』但是,當我管理他的財產時,我偷了大約一百美金,是我妨害神的工作。明天早上,我就會把這筆錢還給他的家人。」當吉長老當場告白認罪之後,全會眾全然得著釋放。那晚每個人都在聖靈光照下公開認罪,他們情緒激動、身心痛楚,放下驕傲,地上沒有任何權勢可以攔阻聖靈的工作。

   聚會結束後,超過六百人留下來繼續禱告,直到清晨兩點,平壤大復興於是啟動,接下來平壤多間教會舉行特別聚會,為期長達一個月,甚至學校都需要停課,因為孩子們常會為了自己做錯事而聚集痛哭。在崇德學校的禱告會當中,有三百多個學生公開悔改,這火焰也持續蔓延到監理會的學校和學生當中。曾有兩位九歲大的男孩,參加聚會後哭著說要每天為未信主的父母禱告,兩年後,他們的家人全數歸主。大復興的激流波

▲韓國汝矣島純福音教會。

及到全平壤市區的大街小巷,認罪不單只有哭泣,也帶出了悔改的行動,人們紛紛歸還虧欠人的物品或金錢,彼此承認傷害對方的罪。從1903年元山開始的復興運動到1907年平壤的查經禱告會,當信徒將那股聖靈烈火帶到各自的家中,也帶到各教會,然後北朝鮮,然後整個朝鮮半島。無論是教會、神學院和一般學校都被復興巨流充滿,教會有強烈的禱告負擔,也有將福音早日傳遍朝鮮、日本、中國的負擔,因此新成立的朝鮮教會召開的第一次會議,焦點就是宣教的差傳。
   1910年,在英國愛丁堡舉辦的國際宣教會議(World Missionary Conference)當中,美國費城Philadelphia Press的特派員William T. Ellis激昂地敘述大復興對朝鮮的影響:「現在,基督教在改變朝鮮的樣貌(character)。」
   憂傷痛悔的心,是從靈魂深處湧流出來的讚美聲。當信徒從仇恨中被釋放,復興即臨到,這股復興大能也讓朝鮮教會度過爾後日本殖民36年的迫害期(1910年日本正式併吞朝鮮),那又是另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。平壤的復興歷史是否對台灣教會祈求復興帶來若干啟示呢?

   註:1958年5月18日,剛從神學院畢業的趙鏞基和崔子實傳道在首爾西大門區(現恩平區)大棗洞崔子實家的客廳,舉行家庭教會的創會禮拜,這就是現今全球最大的教會「汝矣島純福音教會」的開始。關於趙牧師及教會的故事,在台灣已有極為詳細的記載,筆者不再贅述。

 

宣教士及歷史學者為許多復興留下了一些珍貴的紀錄,我們可以讀到一頁頁感人的故事,但上帝復興的主權,祂復興的法則是什麼呢?啟動平壤百年復興的關鍵又是什麼?那是一個十分艱難的功課……
   靈火集 專欄文章   下一篇

轉載自好消息雜誌 http://www.goodtv.com.tw/default.phtml

麥種的血路 ─韓國平壤大復興的故事 (上) 文/馬玉玲

<!– 十八世紀的英國,約翰衛斯理帶領的大復興維持了30年,爾後的第二次大覺醒也只維持35年。可是今天的英國,將建起全球最大的清真寺,眼看要成為歐洲的回教中心…… 回顧十九至二十世紀的復興歷史,不論在美國墾荒期的巡迴傳道、肯州帳篷聚會、芬尼、慕迪、紐約午間禱告會到阿蘇撒街等所興起的復興,平均都不超過40年。–><!–

–>

麥種的血路
─韓國平壤大復興的故事 (上)
文/馬玉玲
 
 

十八世紀的英國,約翰衛斯理帶領的大復興維持了30年,爾後的第二次大覺醒也只維持35年。可是今天的英國,將建起全球最大的清真寺,眼看要成為歐洲的回教中心……
回顧十九至二十世紀的復興歷史,不論在美國墾荒期的巡迴傳道、肯州帳篷聚會、芬尼、慕迪、紐約午間禱告會到阿蘇撒街等所興起的復興,平均都不超過40年。
但今天,一個復興延燒百年的神蹟卻發生在亞洲的韓國,我們只要買一張機票就可以親眼得見……

    1907年起至今(2007年),聖靈的火從平壤大同江邊,到朝鮮半島全地,如今已延燒百年……
    在韓國,軍人及演藝人員這兩種特殊身分的人,竟有高比例是基督徒。2005年,韓國政府公佈的資料顯示,全國人口信奉佛教占22.8%,但信仰基督教(含天主教)超過28.3%,浴佛節及聖誕節均列為全國性假期。全球最大的教會屹立在首爾漢江旁。遭遇國家困境時,元首會帶頭禁食禱告。
    上帝祝福韓國,從幾件生活觀察中可知:     聖經中曾宣告「以耶和華為 神的、那國是有福的,祂所揀選為自己產業的、那民是有福的。」(詩篇卅三13)。近年來,韓國產業及各類經濟指數可以見證這個國家正在蒙福;當我們憂心台灣經濟及亂象時,大韓民國厚實的國力正在國際間揚眉吐氣,您注意到2007年5月23日的新聞嗎?報導中說,全球最大存儲晶片製造商─韓國三星電子宣佈,將與德國、新加坡、美國IBM和飛思卡爾半導體等四家公司聯合開發新技術。
    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,韓國國家破產,負債高達200多億美金,但是10年過去,台灣淪為亞
洲四小龍之末,反觀韓國,到2007年5月,外匯存底已經高達2,507億4千美金,國民所得也超過台灣。1997年以後,南韓的企業浴火重生,三星、LG、現代,成為全球的知名品牌,三星更一舉擊敗SONY,成為全球電子界的龍頭一哥(以股票總市值計算)。夜幕低垂時,SAMSUNG的霓虹燈閃爍在上海、香港及全球各主要城市的高樓上,向世人見證南韓的國力。
▲韓國受儒家影響比中國還深
    韓國為什麼會這麼快從經濟破滅中重生,專家分析說是「韓劇」帶起的「韓流經濟」;但十年前,沒有人會想過韓國可以成為受世界矚目的「亞洲娛樂輸出國」,這個位置以前是香港及日本居首;《大長今》會出現在幾乎由NBA、美式足球、棒球大聯盟所佔據的美國PUB裡;裴勇俊能贏過木村拓哉,被列入日本高中教科書中,成為殖民後文化反攻的「抗日英雄」。  
    筆者將以兩篇幅來分享一個長達一百年歷史的平壤大復興,上篇讓您先了解韓國的歷史及宣教史,下篇將分享發生在1907年的復興過程。這關係著為何平壤大復興可以維持百年,除了禱告外,其關鍵又是什麼?
楔子─歷史的朝鮮
▲檀君王儉為韓史的開國之君
   朝鮮半島歷世歷代以來是我們的鄰居和兄弟之邦,不論是古時或現代,兩國人民往來頻繁。在中國五十多個民族中納入了朝鮮族,目前韓國也有為數約23,000名的旅韓華僑。兩國均深受儒家思想洗禮,但比起中國,韓國受影響更為深遠。
朝鮮與中國
    中國史籍中有「東夷」民族的記載,這是漢民族對東方民族的稱呼,範圍大約包括山東、河南、東北、秦漢時期的朝鮮半島,日本列島。韓國人普遍認為,現代朝鮮人可能是東夷的一支,而歷史最遠可追溯到西元前2333年檀君王儉建立古朝鮮,正如中國歷史最遠追到黃帝。
    經過多次的部落爭戰,在中國西漢時,漢武帝曾出兵征伐朝鮮,分割當時的王險城(今平壤)周邊腹地為漢郡。在大約西元前100年,半島形成了高句麗、百濟、新羅三國鼎立的局面。高句麗開國之君,就是最近韓劇《朱蒙》的故事,而其國土橫跨今日中國及南北韓,建都的紇升骨城,其實在現今中國遼寧省東部的桓仁滿族自治縣內。 西元676年,三國最終由新羅所統一;中國的唐玄宗還

▲朱蒙王建立了高句麗(電視劇照)

幫助新羅統一了大同江以南的朝鮮半島。唐朝滅高句麗,新羅滅百濟,兩國以朝鮮半島中部為界。而統一的新羅為古朝鮮帶來了佛教文化。

    西元935年,王建滅新羅創建高麗王朝,但卻繼承且發揚了佛教文化,創造了舉世聞名的高麗青瓷及高麗大藏經等彌足珍貴的文化遺產。"KOREA"的稱謂就是因為高麗與北方及西域民族交易頻繁而得名。
    十四世紀末,進入朝鮮時代(1392-1910),由李成桂開國,向中國明朝遣使稱臣,史稱此時代為「李氏朝鮮」,以儒教理學建國,
最顯赫的功績就屬創造了獨創性的韓國文字HANGUL。它的末期就是平壤大復興的啟動期。
朝鮮與日本

    日本與朝鮮的歷史糾葛,是一頁頁令人沉痛的回憶,也是在平壤大復興之後的百年中,教會受逼迫的艱苦經歷。日本的侵略從1591年日本豐臣秀吉率兵20萬侵入朝鮮開始。
    七世紀中期,時為朝鮮時代「大院君」攝政期,他加強中央集權,抑制地方封建勢力,閉關自守,對外鎖國,朝鮮成了隱士之國。1868年,日本向朝鮮請求建交,但朝鮮不承認日皇的存在,屢次斷然拒絕,種下日征韓的禍根。 1873年,高宗李昰成年親政,隨後卻陷入宮廷內改革開化派與閔妃(即明成皇后)的外戚守舊派權力鬥爭。
    1875年,一直覬覦朝鮮的日本,以測量為藉口,派軍艦到朝鮮外海,展開威脅性的示威,欲強迫朝鮮門戶開放,此即雲揚號事件,最後還簽訂了不平等的《江華條約》。當時朝鮮不懂國際法,被日本奪走了治外法權。其實,日本在訂約前已有全盤計劃對朝鮮政、經、軍進行侵略。
    1894年朝鮮爆發大規模農民起義,朝廷無力獨立平亂,卻招來清、日軍分別登陸,開始蠶食鯨吞。更可笑的是,爾後中日甲午戰爭,及接著角力的日、俄之戰,戰場都在朝鮮,朝鮮人死傷無數。日俄戰後,日本對朝鮮予取予求更達猖狂的地步。
    1905年,大復興前兩年,日本成為朝鮮的「保護國」。1907年,就是大復興當年,日本強迫高宗退位由皇太子繼位。1910年即大復興後的第三年,朝鮮成為日本殖民地,長達36年之久,直至二次大戰日軍戰敗才撤出,但隨之而來的共產主義思潮,卻迅即席捲半島北面。1950年6月25日,北韓入侵南韓,內戰三年,朝鮮半島滿目瘡痍,生靈塗炭。1953年,雙方於板門店簽署停戰協定,以北緯38度為界,北為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,簡稱朝鮮或北韓,南為大韓民國,簡稱韓國或南韓。
    由以上的歷史可見,韓國人受日本人的侵略及迫害甚鉅,因此韓民仇日之心強烈,沒想到這正是神在大復興時首要對付的罪─仇恨。
麥種─宣教的朝鮮
    中、韓在宣教歷史中,都背負著流無辜人血的罪……帶著基督的愛來到我們這兩國的宣教士,都曾被無知與殘暴殺害而殉道。
中、韓信徒在信仰上都須要付上慘痛代價,尤其在朝鮮,信耶穌會被處死,因為信耶穌不能祭祖。
天主教最早傳入
    1777年,朝鮮時代的儒學家開始研究「耶穌會」的文獻,產生極大的興趣。八年後,他們其中一位學者,到中國北京與天主教傳教士進行交流,感謝神,這位學者最後信主受洗,還返回朝鮮開始傳道。但因為信主的人不祭祖,遂引發國內對基督信仰的質疑,甚至大力打壓。1795年,來自中國的周文謨神父抵達朝鮮,成為第一位外來的傳教士,當時的信徒數由最早的4,000人增至1萬人。但到了1800年,後期的執政者卻開始逼迫及殺害外來傳教

▲朝鮮大院君實行鎖國政策

士。 1801年至1846年,就因為信耶穌的人拒絕祭祖,加上朝廷懷疑法國勢力企圖藉傳教進入朝鮮,又加上傳來清朝鎮壓的消息,所以在1866年開始下達對天主教的鎮壓令,1866年至1871年有大規模的逼害(the Great Persecution),12位法籍神父中有9名被捕處死,信徒則慘死了,8000人,是為「丙寅邪獄」。而當年,基督教第一位殉道宣教士湯瑪士牧師(Rev. Robert Thomas),也因乘坐美國船運聖經入境而被殺害。

▲朝鮮成為多國戰爭的戰場

宣教麥種的血路
    湯瑪士牧師(Robert J. Thomas,1839-1866)是英國牧師的兒子,1863大學畢業後就進入倫敦宣教會成為中國宣教士,同年7月21日他上船前往中國,12月到達中國上海不久,妻子卻因不能適應當地氣候而去逝。傷心的湯瑪士曾沉寂片時從事翻譯工作,但不久因認識了蘇格蘭聖經公會的宣教士,

▲江華條約讓朝鮮被迫對外開放

遂於1865年9月14日,到朝鮮半島的黃海道學習韓語,再度成為宣教士。期間往返北京等待機會到朝鮮宣教。
    1866年8月,來到亞洲不到三年的湯瑪士,得知有一艘叫「歇爾門將軍號(General Sherman)」的商船要開往平壤,於是他以翻譯員的身分帶著許多中文聖經上了船。每停泊一處,他就分送聖經。 當時的朝鮮正值鎖國,不與外國通商,該船的水手們靠近平壤時,扣押了5名朝鮮人,不久後兩人溺斃。而此時謠言四起,說這些外國人是來盜挖祖先墳墓,又會挖小孩子的眼睛去做藥。於是,開到平壤的歇爾門將軍號在9月5日遭朝鮮軍開砲攻擊,船隻擱淺隨後又被朝鮮軍用火焚燒,下船逃難的人一落地就被當場處死。但湯瑪士卻異常勇敢,不懼死亡,在船隻被燒的時候,他開始拚命向外拋擲聖經、屬靈書籍及福音單張。
    他兩臂抱滿了書最後一個下船,蹣跚涉水上前,跪在一位軍官及群眾的面前,雙手高舉聖經要給他們,就在朝鮮人用棒棍將他打倒的那一刻,湯瑪士將聖經塞入他們的手中。他們將他殺了,全然不知道他到朝鮮是要幫助他們,這位才27歲的年輕宣教士,帶著基督的愛千里迢迢來到亞洲,好不容易抵達了朝鮮,卻從此殉道在大同江邊。 這粒落在土裡的麥子,最後結出了許多子粒……(下期待續)
 編按 前三期筆者分享了山東大復興,今年正逢朝鮮大復興百週年紀念,故先與您分享這個持續百年的復興故事,盼望您可藉此得到激勵。近來多位讀者提及山東大復興的「後記」部分,容後分享並敬請見諒。

 

十八世紀的英國,約翰衛斯理帶領的大復興維持了30年,爾後的第二次大覺醒也只維持35年。可是今天的英國,將建起全球最大的清真寺,眼看要成為歐洲的回教中心…… 回顧十九至二十世紀的復興歷史,不論在美國墾荒期的巡迴傳道、肯州帳篷聚會、芬尼、慕迪、紐約午間禱告會到阿蘇撒街等所興起的復興,平均都不超過40年。
上一篇   靈火集 專欄文章   下一篇

轉載自好消息雜誌 http://www.goodtv.com.tw/default.phtml

<真情部落格>曾陽晴 寧為好男人 /劉曉頤

<!– 曾以情色文學研究而知名的曾陽晴,一掃過去浮蕩之氣,如今是個溫柔忠誠的丈夫,和妻子劉宗慧一起育有一個伶俐可愛的女兒果果,儼然是幸福家庭的代言者。–><!–

–>

<真情部落格>
曾陽晴
寧為好男人
/劉曉頤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你對曾陽晴印象還停留在情色文學、「情色王子」,那就遜掉了!曾陽晴的研究室裡,早已找不到任何跟情色文學有關的資料,他連博士班論文題目都改成唐朝基督教研究。如果你以為他跟妻子劉宗慧的關係,還是過去那樣清淡如水、各忙各的,那就更錯了,現在曾陽晴是個溫柔解意的丈夫,基督教對於婚姻忠誠、愛妻子的教導,他身體力行,全身找不到一絲過去的浮蕩。
        是什麼力量使他改變這麼大?
 研究情色只得到空虛
       以前之所以有個「情色王子」的稱號,是因為曾陽晴做情色文學研究,博士班時在中國時報工作、寫專欄,開啟的話題受到大眾注目,一戰成名天下知,封號不脛而走,連老師都叫他「色博士」。
        當初怎麼會選擇這麼激進的主題來研究?曾陽晴說:「當時我在清華,有兩性文學研究室,年紀輕輕就接觸了色情的東西,那時候血氣方剛很喜歡看,情色文學在中國思想史也有一定地位,後來就想說博士論文做這題目吧!」
        做這題目、談這話題,會不會尷尬?曾陽晴說:「我是這樣想,台灣解嚴後,我們觀察性別的解嚴應該就是下一步,學術社會的發展很符合潮流、前衛,理論在學術界也發展得很細膩,一點也不尷尬。」更妙的是連妻子劉宗慧當時也沒反對,可見他們夫妻當時是多自認新潮有個性。

        儘管做得有聲有色,但是曾陽晴並沒有得到想像中的滿足感,「我把它當作博士論文來做,只覺得是個重要里程碑要完成,但似乎也想在其中得到什麼刺激。真正的狀況是,我每次看完資料想要做點什麼的時候,心裡感覺其實是:黑暗和虛空。」
       這才是曾陽晴內心真實的聲音。
 成長過程愛恨交織
       曾陽晴內心有片長久的陰影,是從原生家庭而來的。國中時父親被控貪污,一夕之間家裡所有物都被查封,一團亂的急著搬家,媽媽

叫他去住校,沒事不要回來,還說以後有沒有書念都不一定了。曾陽晴清楚記得那些倉皇的場景和猶如喪家之犬的心情,「我心裡就兩個字:『完了』,這個家完了。回學校,公佈欄還看到報紙,很羞辱、很自卑,這不僅是父親的失敗,而且是家庭的羞辱,我在心裡咒詛著父親。」
        更甚至,這個事件成了潘朵拉的盒子,更多原本諱而不宣的秘密至此揭竿而起,曾陽晴透露:「家裡發生事情我就知道了,爸爸拿很多錢放在幾個不同的地方,爸爸原來還有其他的家,還有很多孩子!以前一直知道怪怪的,有時候會有人來家裡鬧,這才知道,原來爸爸真的有好幾個家庭!」
       這件事對曾陽晴的成長影響甚鉅,他說:「從國一到博士班畢業沒一個同學來過我家,我不想讓人來問東問西,這個家讓我有羞恥感,我從不跟人談到家裡。」由於自卑,他總讓自己維持快樂光鮮的外表,但是對於家庭這個話題極其防備,不允許任何碰觸。
        但是,他真的恨爸爸嗎?曾陽晴一直是爸爸最鍾愛的兒子,從小屬於他們父

子的甜蜜時光,又怎能輕易忘卻?其實他心底愛恨交織,不知道怎麼處理,只好逃、逃、逃,連爸爸減刑出獄,哥哥問他要不要去接,他都冷冷地說:「不要,他自己進去、自己出來!」
      憶及這裡,曾陽晴眼眶一紅,忍不住哽咽,「其實心裡很難過,隔天故意不回家吃飯,很晚才回來,大家都在等我,爸爸也在等。那晚我喝很多酒沒吃東西,吐了。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故意跟爸爸保持疏離,爸爸

也知道,這是報復心理。」最難過的是每逢過年,家裡氣氛一定會僵到極點,因為爸爸還有好幾個家庭要趕去照顧……
夫妻從貌合神離到無話不談
       曾陽晴跟畫家妻子劉宗慧,連結婚都對家裡非常低調,劉宗慧說:「我們都很不想跟家裡有連結,所以不宴客。」一方面自許藝術家作風,曾陽晴還記得當天10點公證,他9點才打電話告知媽媽,媽媽在電話那頭驚叫!
      直到夫妻兩人信主後,教會為他們做婚姻祝福禮,他們沒穿婚紗,簡單而敬虔地兩人挽著手在教會走一圈,他們發現,有眾人祝福還是不一樣!以前他們都以為不需要身邊的人,就連夫妻相處都淡淡的、各忙各的,劉宗慧說:「以前我們唯一的交集是我們養的貓。」
      信主後曾陽晴才明白:「我以前覺得每個人都該把自己照顧好,後來才覺得要看重對方有什麼需要,要溝通,關係才是實質的,否則兩人跟陌生人沒有什麼兩樣。」
     「聖經講兩性的地方我都看過好幾變,看了很多性別的書再看聖經,我當時想說:上帝真是厲害的老狐狸啊!祂都不廢話,每句話卻切入人心,每句話都講到祂要調整你而你做不到的地方,太厲害了!」
      當初他們怎麼料得到,現在他們彼此之間會如此恩愛,無話不談呢?

神每天問他:「你在這裡做什麼?」
         可以說,完全是信仰改變了他們。是劉宗慧先上教會,再把曾陽晴邀去,而曾陽晴經歷神的歷程是很奇妙的,「我博士班在報社工作,有次到報社,突然有個聲音問:『你在這裡做什麼?』從那天起只要到報社坐下來,就會有那聲音,持續了半年,後來我相信是聖靈在邀請我回天父的家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雖然我那時在念博士,做這些事都很理所當然,但我當時下定決心不要工作了,好好想想自己到底該追求什麼!」手上有四份工作都毅然辭掉。被劉宗慧帶去教會,他雖然經歷一些事,感覺神有垂聽他的禱告,但內心深處還是有懷疑,於是他對神說:「如果半年內我不能知道祢是活著的真神,就不再相信你!」
        接下來,奇妙的事發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次校園團契邀他去營會為國中生作見證,他上台前沒好好預備禱告,跑去打籃球,於是總幹事很緊張地約他到房間一起跪下禱告,按手在他身上,他不知為何淚如雨下,「心裡非常難過,後來聖經讀到聖靈用說不出的嘆息為人禱告,就是這樣了吧!那時無法停止地哭,從爸爸發生事情後就沒這樣哭過,神讓我看見我的生命亂七八糟,那時我還在作情色研究,我認罪了,後來神給我四個字:『你要聖潔』。整盒面紙都用完了,最後我只有一個感覺是,神與我同在!」
        此時,正與他跟神約定的時間一致,當時他信主半年!
跟爸爸和好
        對於爸爸長期的心結,也是神要曾陽晴面對的,曾陽晴讀經讀到:「你們要饒恕,像天父饒恕你們一樣。」爸爸的樣子立即躍然於腦海。曾陽晴開始常常跟爸爸相處,為他禱告、傳福音,後來爸爸主動告訴他要受洗了,那番話令他永遠感動:
        「爸爸說:『因為我看到你的改變,你開始關心爸爸。你是我很愛的孩子,我願意相信你信的耶穌。』當時我們在吃飯,我眼淚就掉了下來。」
        到爸爸過世後,家庭追思禮拜上,曾陽晴才聽姊姊說,爸爸曾經託她代為向全家每個人道歉。如今,父母都過世了,但是曾陽晴的家族蒙神保守著,他這個老么,還成為家裡禱告的橋樑,有事情發生,大家會一起禱告溝通,疏離的家變得緊緊凝聚。
        女兒果果的誕生,更是曾陽晴夫妻和好、轉變的印記,曾陽晴說:「禱告時有個感動,我們已經重新開始,要有個小孩來分享我們的愛。以前宗慧每次問我,我都堅決說不要孩子,後來卻說要,是上帝給我們的。」
        曾陽晴的改變,也會繼續傳承下去。
【晶玉採訪後記】 看到陽晴這樣和諧的小家庭,會覺得上帝真的會為你負責,不管是突然改變的論文題目,在家教育一開始的困難,夫妻關係、跟父母的關係,甚至跟孩子的關係,祂都對你有一個美好的心意。聖經有一句話說,當信主耶穌,你和你的一家都必得救。其實很多人在家庭方面走過很多冤枉路,導致心被冷漠給凍結了,但是來到上帝的面前,祂的恩典像陽晴所說的,是絕對夠用的,祂會讓殘缺變得圓滿,在平安中充滿幸福跟喜樂。

 

曾以情色文學研究而知名的曾陽晴,一掃過去浮蕩之氣,如今是個溫柔忠誠的丈夫,和妻子劉宗慧一起育有一個伶俐可愛的女兒果果,儼然是幸福家庭的代言者。
上一篇   194 期 月刊文章   下一篇

轉載自好消息雜誌  http://www.goodtv.com.tw/default.phtml

見證:『鬥志的火種』 – 台北Forum4 王國隆弟兄(2010/07/19)

 

鬥志的火種

台北Forum4 王國隆弟兄

  

     一個考試挫敗的孩子,所需要的不是告訴他為何要讀書的道理,而是無條件的愛他,鼓勵他,讓他知道,雖然他考試考不好,我們仍愛他,他仍是我們的小寶貝,讓他知道,我們愛他關心他勝於關心他的成績。

 

    一個沒辦法禁掉抽煙的小孩,所需要的不是講道理給他聽,不是告訴他抽煙對身體有何影響,而是讓他知道,我們愛他,我們真的關心他,雖然抽煙不好,我們希望他能戒掉,但是他抽煙無損於我們對他的愛,關心與接納。

 

    一個已經很努力想改進,可是卻每次又屢犯回到原點的人,所需要的不是解說他失敗的原因,也不是給他如何改進的建議,而是給予他一個接納的擁抱,一個愛的眼神,一個鼓舞的拍拍肩膀。

 

    一個深陷困境苦無戰勝自己軟弱的人,所需要的不是指導,不是教導,不是開導,而是一個無條件的愛與關懷,一個能夠重新溫暖他鬥志的愛與關懷,一個能夠重新點燃他人生希望的鼓勵亮光,一個讓他願意奮鬥堅持下去的愛的支撐。

親愛的朋友,到底我們是在做什麼?

 

    對一個即將溺斃,幾乎要放棄求生希望的人,我們卻在那里大談人生道理,我們卻在那裡落井下石!對一個心灰意冷,幾乎要放棄努力的人,我們卻在那裡撥冷水,將那一絲絲即將冷卻的鬥志的火苗,加速熄滅。到了一個生死關頭,到了一個屢戰屢敗,雖努力卻無果效,一個陷入困境而不知如何跳脫的人,在這一刻他真正需要的是什麼?

   

說的誇張一點來體會吧! 面對一個即將跳樓自殺的人就在你眼前,你覺得這一刻他真正需要,他真正能聽得進去的是什麼?在這千鈞一發,有什麼能夠讓他重新燃起生命的鬥志與火花?你該怎麼做?你該怎麼講?你該怎麼對待眼前的他?

 

    面對一個即將溺斃的人,你所需要做的是什麼? 說道理,勸戒他,開導他,責備他傻,責備他笨,叫他有勇氣就真的去死?

   

我們常面對這樣的景況,而過去我們都是如何處理?如何對待我們周遭最親近,最需要我們,來到我們面前釋放出求救信號的太太,先生,小孩以及那些最親近的人?

 

親愛的朋友,讓我們閉起眼睛來,想像深入困境而就在我們周遭最親近的親人,我們要如何做?如何說?如何對待?而上帝又要我們如何做?要我們如何說?要我們如何處置?

    

在聖經中,面對急迫需要與無助的人,耶穌基督如何示範給我們看的?如何教導我們的?

哥林多前書十三章十三節:『如今常存的有信,有望,有愛;這三樣,其中最大的是愛

 

 

轉載自CBMC http://www.cbmc.org.tw/front/bin/ptdetail.phtml?Part=T20100719&Rcg=20189

 

光耀舞台~樊有謹 樊光耀

 
丙上劇團於三年前成立,由台北醫學院附設醫院志工大隊長樊有謹發起,他曾在政戰學校戲劇系教書,
退休後就在醫院擔任志工,現在許多演員都是他的學生,而許多志工和病友也稱呼他「樊老師」。
丙上的靈魂人物,也就是導演──樊老師,本身就是一個活力十足的人。他覺得陪這一群病友,
比在外面排戲更快樂!因為他們並不是職業演員,他們只是憑著一股熱誠,努力突破心理上的障礙,
挑戰自我。樊老師說這群人的演出,就像演給病友和天使看,而上帝就賜福在每個人身上。
樊老師的兒子就是在劇場、電視圈、甚至廣告界都十分活躍的樊光耀,
在五光十射的電視金鐘影帝光環底下,其實流露著對舞台劇的堅持。

2007.04.26  中國時報 丙上劇團 走出癌症陰影 找到活著的勇氣 ■專題報導/彭蕙仙

 
    每個禮拜五的下午,他們會固定碰面,主要是排練。這群在別人眼中可能是烏合之眾的癌症患者,
就在這每周3小時的訓練下,訓練出在7家醫院演出舞台劇的本事,「第一齣演的是《你預備好了嗎?》

講的是一群人死後相遇的故事,對我們這些生過重病的人來說,真是非常震撼。」
蔡沛潔閃著大大的眼睛說:「一邊演,一邊心裡在哭,因為想到自己的人生。」
   

   創立丙上劇團時,北醫志工大隊隊長樊有謹的想法很簡單:「長期在癌症、安寧病房做志工,我見過太多患有重症的人,很多人對人生遭遇這樣重大的變故,極為茫然、恐懼,我希望有機會幫他『轉換』一下生命的場景。」透過演戲,讓這些病人走出癌症的陰影,找到活下去的勇氣和盼望。

切磋演技也相互打氣

    樊有謹的戲劇治療有3個方法,第1是讓同樣都得了癌症的病友齊聚,
大家相處在一起可不是為了「同病相憐」,比看誰比較悲慘,而是在一種互相理解之下,彼此打氣、加油,
得癌症的心情很難跟人分享,只有自己也走過這條道路的人懂得我的苦和害怕。」
13年前,李惠珠被醫生宣判為癌症末期,儘管因為不斷地接受治療而看來有點疲累,
但樊有謹盛讚她是整個團裡最堅強、最棒的病友,「看到她,大家就有了力量。」

    第2則是透過藝術表演活動,發現新鮮好玩的事,「不要讓眼光一直聚焦在自己的身體上,因為愈想就會愈想不開。」
舞台表演是個team work,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角色和功能,「你一參加劇團,就不可能把自己關在家裡,一個人面對疾病,
因為你有團員、有團隊的事要做。」樊有謹說,丙上的團員都很有團隊分工、互相配搭的意識,知道自己在整個團隊裡的責任,如朱光吉除了負責上場演警察,還要開車加拍照,團裡男生少,「1個人要當3個人用」他笑笑。

    樊有謹說,每個人都有一份責任,「這種認識,對一個走過重症的人來說是很重要的,因為別人如果想做什麼,得要靠他,人若看到自己被需要,就會更珍惜自己,不隨便放棄。」

    陶小雲還說,在劇團裡,大家不但切磋演技,而且互相打氣,「學習用正面積極的態度面對治療,
我們都很配合醫生的指示,在飲食和作息方面遵照規定做,一個這樣『乖』、兩個這樣『聽話』,
而且他們之後的健康和生活都很好,其他人自然也會被感染,學習用正確良好的方式生活。」
陶小雲說:「生過重病的人因為知道健康的重要性,或許反而會更重視生活作息、飲食內容,
身體可能還保養得比一般人更好呢。」
   劇團裡有很好的生活互動,透過表演也讓團員學習觀照自己的人生,蔡沛潔說,生病後心裡積了很多東西,
說不清楚、難以表達,「就在舞台上大大地發洩出來吧!」曾在美國做模特兒經紀人的她,
一向生活在光鮮亮麗、燦爛美好的世界裡,長得漂亮、家庭美滿,然而,一場癌症襲來,生命整個墜落幽暗的谷底,
回台灣治療後遇到樊老師,加入劇團,「人生從生病後重新開始。」
    當她演出丙上團的第一齣戲《你預備好了嗎?》後,生命受到了很大的震撼。
   

這個舞台劇的劇本出自樊有謹,「我把場景設定在921大地震後」,天崩地裂過後,
有一群各行各業的人發現自己已經不在熟悉的場合裡,而是去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,大家有點慌張,自己怎麼會出現在這裡?
不一會兒,來了個一身潔白、天使模樣的人,大家面面相覷,驚覺到自己恐怕已經「死了」,便紛紛要天使帶他們走,
天使卻說,且慢!讓你們看些東西。

    接著舞台開始像倒帶似的,演出一個人、一個人過往的人生,看得每個當事人驚懼懷疑:「我真的這樣過了一生?」
舞台上的演員本身全是生過重病的人,很能理解「回顧自己一生」是怎麼一回事,因為在醫生說出他罹患癌症時,
病友或許也都經歷過這樣的歷程,「思考自己的一生何以走到今天這裡?」,
因此這樣的一齣戲讓參與演出的丙上團員們大受撼動,
「當然也感動了台下的觀眾,因為看完戲後,不少人開始思索自己的人生,以及有關信仰的問題。」

生命的思索與信仰

    丙上劇團第3個幫助團員的媒介就是信仰,劇團並沒有要求團員一定要是基督徒,
事實上,團員也有不同的宗教信仰,不過因為樊有謹本身是基督徒,因此他所撰寫的劇本有時會帶有信仰的信息,
當然,也可以單純地將之視為一種省思生命的方式,不妨礙演出進行,畢竟每個人到了一定年齡,
總會開始去思考「人生所為何來、將去何處」這一類的事,信仰也可以成為一個答案,
「特別是對這些生過重病的人,他們對生命原是短暫的體認可能比一般人更深刻,面對信仰,心也可能更柔軟些。」

有團員吊著點滴來排練,雖然體力不行,但意志堅定。」
蔡沛潔說:「在這裡,我體會到生病並不可怕,因為只要是人,就會有生病的可能,
但重要的是,你一定可以活出美麗人生,那就要有堅定的信仰做為生命的核心。」
一如那齣戲劇,對他們來說,進入丙上劇團,或許就是在練習著,
希望為自己的人生路,做最好的預備。

 

轉載自

http://www.guppytaiwan.com/viewthread.php?action=printable&tid=169615

http://blog.chinatimes.com/senior/archive/2007/05/01/162240.html

我們愛,因為神愛我們!啟12:11 弟兄勝過他,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。他們雖至於死,也不­愛惜性命。

一位練過瑜珈的基督徒寫的見證

關注

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.